当前浏览:魔域私服 > 幻影神术 > 正文

  •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3-08-01

  • 和隋龙混呢小心哪天死无葬身之地。
    张岭瞪了一眼:你儿子他妈死了,我都不会死。
    海龙王走出麻将馆,那天的天气和他的心情一样昏暗。掏出烟想抽,发现烟包空空,他没好气的把它扔向远方,大骂了句:操他妈的!靠在车上,摸着瓦盖儿头,想着如何填补财政上的空白。
    海龙王的瓦盖儿头很有特色,四周没毛,中间有个比十五的月亮还圆的圆圈儿,据说在赫拉尔只有一个叫阿明的理发师能剃出此头,能剃出如此圆的圈儿。明白第一次见到时吃惊的问:是不是把碟子扣在脑袋上,照着模子剃的?
    也就海龙王的才适合这种发型。虽然162cm的残废身材,但他身材比例协调,短小精悍的很精神,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小脑袋瓜子像西瓜,配上瓦盖儿头,也是个小帅哥,准确的说是,痞里痞气,很有味道的矬子帅哥!
    海龙王摸着瓦盖儿头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拨通了刑法的电话,开口就问:有钱吗,借点。电话那头问:怎么,你他妈是要去嫖啊,还是去赌。
    “哪他妈那么多废话,到底借不借,老子要去翻本儿。”
    “又背着老婆赌去了,你他妈能不能长点心,还以为光棍儿一个呢,有钱,给你儿子买点奶粉不好吗?谁他妈做你儿子,真是倒了血霉了。”
    海龙王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不满一岁的大胖小子,心里顿时温暖了许多,他笑嘻嘻的说:你他妈还教训起我来了,你要当我儿子,我还不干呢,有本事你也找女人生一个?行了,我回家吃饭了,儿子,再见!
    “去你妈的!”
    刑法笑着朝手机大骂一声,挂了电话,他跳下挖掘机,造成了好长时间的尘土飞扬。这里是大庆的一个建筑工地,空旷脏乱的原野上,山东潍坊制造的大吊车、挖掘机、铲土车、四轮子在忙忙碌碌,发出轰鸣刺耳、震耳欲聋的响声。
    初中‘光荣’毕业后,刑法无所事事了一年,后来禁不住老爸的打骂,跟着同村的一个师傅学瓦匠。一直以来,瓦匠在赫拉尔农村都是吃香的行业,成手的师傅,一年挣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但是要熬成师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干什么都要从学徒做起,就像妓女,刚开始要四处找经验,经验多了才有希望大红大紫。
    瓦匠的学徒,不是一般的人能当的。遇到好的师傅还行,要是碰到缺德的,往死了整你,完了还说是为你着想,真是既当了那啥,还他妈立贞洁牌坊。也难怪,把徒弟教出手了,师傅就多了个抢饭碗的对手,这是个金钱的社会,什么师徒之情,都得靠边站。
  • <<上一篇  很久没有人理会似的没有一点赌气  ┊下一篇  但是只要穿得很少钻进我被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