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浏览:魔域私服 > 幻影神术 > 正文

  •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3-01-26

  • 兰姐,等一下。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富态女人站在面前笑着看着我哟。您来了也不吱声。经理讨好的对女人说。叫什么名字?女人没有看他直直的问我看了一眼,擦过她肩膀准备离去。哎?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兰姐问你话呢!经理一手拦着我说道。

    这只是个开始。那个下午,以为我够惨了后来才知道。一脸沮丧的回到家中,却发现她躺在血泊中,凳子倒在旁边。抱起她冲到街上拦计程车,看到身上的血,没有一辆车愿意载我脱下外套包住她却挡不住不时流出的鲜血。

    终于送到医院。醒来后的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单薄脆弱,几经周折。仿佛轻轻一捏就碎了忍住眼泪低声说,什么事情不能等我回来做?为什么不好好保护自己?扯出一个笑容说,不想那么没用,装个灯泡而已,没想到凳子不结实...不用担心,看我现在不好好的嘛。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竭力平静的说,笑容渐渐消失。只是孩子没了...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摸着她头发说,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没事,什么都好说。轻声说,给我唱歌吧,想听你唱歌。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此刻都化为一个男人最心碎的心疼。纵然她笑了心依然在滴血。因为我连给她调养身体的钱都没有了纵然我有千般骄傲。

    亲爱的有钱了

    抱着吉他仿佛灵魂出窍般坐在舞台上自顾自的唱着《老男孩》

    那你唱个大家能喜欢的歌啊!算了从明天起你还是别来了酒吧经理不耐烦的对我说。默默起身。能不能不要老唱这些已经过时的不能再过时的歌了让你唱《爱情买卖》不唱。

  • <<上一篇  依然坚持着不败战绩的男人  ┊下一篇  开门的拥抱给我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