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浏览:魔域私服 > 血影千幻 > 正文

  •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7-11-28

  • 情莫非看着千叶又是痛苦。问道:千叶,没事吧。

    道:没事,千叶摇了摇头。只是三皇子若是能稍微轻点,就好了千叶一脸羞涩地道。

    道:那你慢慢来,莫非点了点头。不消着急,先去睡觉了

    道:快去吧,千叶点了点头。睡晚了就不美了

    对着千叶得意的笑了笑,楼宇看着莫非离开。等我送走了林飞雨,就轮到

    送走林飞雨?三皇子,千叶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知不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等你送走了林飞雨,再来考虑怎么轰我走的事吧。

    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迷住莫非的但是一定会想办法轰你进来的楼宇盯着千叶。

    用什么办法?三皇子,千叶有些头疼的扶着额头。对三皇子妃一片真心,绝对没有动什么不好的手段,三皇子妃喜欢我完全是因我美貌,痴情,对三皇子妃是一心一意的可以为他去死。

    捏了千叶一把。楼宇用几乎要把千叶的肩膀捏碎的力道。

    三皇子,千叶“哇!地惨叫了一声。手劲就不能小一点吗?这身娇肉贵的要给你捏死了

    祸害遗千年,放心吧。这么个大祸害,哪有那么容易死啊!楼宇恶恨恨地道。

    三皇子,千叶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么说,好伤心,怎么能是祸害呢!

    不是谁是啊!楼宇冷冷得道。

    莫一看到郑煊,郑煊蹑手蹑脚的打开了莫一的房门。眼眸中闪过几分厉色,偷偷摸摸的进我房间干什么?

    不干什么?郑煊有些心虚地道:没干什么。

    蹙了蹙眉,莫一看着郑煊的表情。说话颠三倒四的心虚吗?

    道:不会听千叶那混蛋瞎说的郑煊瞪大了眼。

    千叶?千叶说了什么?莫一皱着眉头问道。

    低下头道:千叶说,郑煊眨了眨眼。只要我对你霸王硬上弓,就会爱上我放心,不会听他

    没好气地道:给我滚出去。莫以深吸了一口气。

    不甘心地看着莫一,郑煊咬了咬唇。道:那我走了

    走吧。莫一有些不耐烦地道:走吧。

    看到楼宇给千叶捏肩,林飞雨走了进去的时候。脸色顿时有些古怪,楼宇哥哥,想通了明天我就离开,今天晚上你能和我聊聊天吗?

    道:人家找你聊天呢。千叶朝着楼宇挑了挑眉。

    看着林飞雨,楼宇蹙了蹙眉。早点睡吧。

    楼宇哥哥,林飞雨有些凄然的看着楼宇。过了今天,就要走了都不愿意陪陪我吗?

    道:那好吧。楼宇轻叹了一口气。

    和楼宇一起去了茶室。林飞雨淡淡的笑了笑。

    问道:没事吧。苏荣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千叶。

    千叶眼泪汪汪地道:有事啊!

    苏荣看着千叶淤青的肩膀,千叶一下扯开了自己的衣服。皱了皱眉头,道:看来三皇子下手很重啊!

    道:啊!啊!三皇子实在个心狠手辣的人,千叶点了点头。这么心狠手辣的人手底下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道:若是嘴不那么欠,苏荣翻了个白眼。三皇子也不至于对你那么心狠手辣。

    荣荣,千叶一脸委屈地看着苏荣。怎么可以这么骂我枉我对你一往情深。

    苏荣忍不住笑道:对我一往情深?

    啊!一见到就是千叶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心,苏荣嗤笑了一声。心不是早给了三皇子妃了吗?

    道:有一颗心,千叶笑了笑。分成好几块,一份送给你一份送给他荣荣你放心好了给你留了一份最大的

    苏荣:不消了自己留着吧。

    道:可是心他不受我控制,千叶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就认准你

    道:去睡觉了忙。苏荣干巴巴地笑了笑。

    有些满意地嘀咕,千叶看着苏荣离开。道:说实话,怎么荣荣不动心呢?

    真的看上苏荣了郑煊脸色古怪地问道。

    怎么?有意见?千叶朝着郑煊看了一眼。

    道:怎么会,郑煊连忙摇了摇头。看上苏荣很好,一看就很夫妻相,要不是一对,那简直是太过分了

    道:吗?真有眼光,千叶呵呵笑了笑。对了真的不试试我教你方法吗?现在这么追一一,真的没什么指望啊!还不如拼一把,不成功便成仁。

    转了转眼珠,郑煊看着千叶。道:要不这样,先对苏荣试试你方法,给我做个榜样,再考虑一下。

    千叶:谁说郑煊傻的这家伙分明是大智若愚啊!


    心里轻飘飘的眼前的少年,林飞雨看着楼宇。同以前一般英俊潇洒,卓尔不群,只是看自己的心意,再也不复以前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莫非的林飞雨边说,楼宇哥哥。边给楼宇倒了一杯酒,似乎是终于知道没有机会挽回了林飞雨的情绪倒是缓和了下来。

    有些迷惘地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楼宇愣了一下。自然而然就喜欢上了楼宇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道:莫非他个让人不动心都不行的人。

    心中酸的不行,林飞雨苦涩的笑了笑。不动心都不行?楼宇居然这么评价莫非,莫非他真的那么的优秀吗?

    心中的嫉妒怎么忍耐都止不住。林飞雨咬着唇。

    才不到一年,林飞雨有些欣然若失地道:一年。就彻底占据了心。甚至还有楼风的心。

    不是没想过楼宇会变心,林飞雨皱着眉头。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一年都不到啊!
  • <<上一篇  千叶有些头疼的扶着额头  ┊下一篇  这样欲盖弥彰才叫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