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浏览:魔域私服 > 血影千幻 > 正文

  • 文章作者:魔域私服 文章来源:魔域私服 更新时间:17-03-20

  • 往后还有四年时间可以积累,连渐揉了揉他发:才大一。没什么可怕的多说无益,连渐把柳景抱了起来,双手环着他肩头,让他后背紧紧贴着自己前胸,把稿件拿到柳景面前,一手蒙住了柳景的眼,闭上眼,将你稿件一字不漏地背出来。

    静得只有连渐近在咫尺的声音,黑暗的世界里。声虽沉,却莫名地有种希望的热烈味道,就像在黑暗无际的夜晚里,引导着他人走出绝望的歌曲。

    放松了身心,柳景沉入连渐的温柔里。静静聆听连渐的呼吸,想象自己身处在一处夜空之中,万无一物,空旷寂寥,可以尽情地演讲。双唇一启,将演讲稿的内容一一背出。

    连渐让他睁了眼,收音时。看眼前被画得面目全非的稿件:看看,漏了多少,错了多少?

    过错竟然还不止一处,啊?柳景吃惊。有些地方是语序错误,有的前后不搭,挫败地低头,刚燃起的信心又毁得一点不剩。

    自己停顿过多少次?刚才你有没数过。

    就是突然想不起来下一句是什么了柳景嘟囔:五、六次吧。

    知道自己有余了么?

    闷闷地点头。知道。

    连渐的大掌按在头上,不知道。轻声道,以为自己只是背诵得不够彻底,但我指的有余并非这个。演讲稿只是一个辅助性的工具,不是赖以生存的东西,固然,演讲前也会准备一次演讲稿,但当忙碌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准备,所以临场演讲是常有的事情。连渐收起他演讲稿,能出口成章,靠的不是背诵,而是经验与感觉。

    似懂非懂:不懂。柳景把小爪子搭在颔边。

    只有这样,需要脱稿演讲。能力锻炼你能力。凭借感觉去演讲,不要依赖稿件,想到什么,想表达什么,就说什么。试试。连渐再次蒙住了柳景的眼,用心去感觉这个主题,用心去描绘你想表达的画面。

    爱…想表达的东西。

    顺着体内,身后的呼吸如风轻轻拂入鼻中。流动到心中,散去了害怕与恐惧,心上人就在身后,给予了所有的温暖。

    不正是这一股温暖么?爱。

    化成一个个字符闪现在面前,稿件上的字仿佛在一瞬间脱稿而出。伸出手,触摸着这些看不见的字,深情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身后的怀抱也空了尾音落时。

    再如放了扩音器,掌声轻轻响起。越来越大,充溢着整间房。

    很棒,柳景。靠这感觉继续下去。连渐赞叹,眉宇间扬起了几分笑意。

    收到连渐赞许的目光,真、真的柳景激动地回头。高兴地抱住了连渐,其实很多都是照背稿件的但这次就顺了很多。

    必要时靠自己临场发挥填补,连渐揉了揉他发:所以别依赖稿件。再试几次,希望每一次你都要新的突破。

    把身体放软靠在连渐身上,柳景兴致盎然地点头。闭眼感受这份纯真的爱,去挖掘爱最深层的含义与感受。

    窗外偶尔拂过清风的声音,夜悄然寂静。沙沙的风声不像扰人清梦,反而像为在相拥的两人,念诵庆贺之声。

    .

    学习的角逐如期而至。日子在老天爷划拨时钟的手中流逝。

    打算上午陪同柳景去观赛,连渐请了一天的假。下午直接赶赴法院。

    掀起了演讲的狂风巨浪,学校的角逐是大礼堂举行的前几年因为连渐的缘故。学校也加大了宣传力度,以致许多学生踊跃地参加演讲,即便没那个能力的也会去看演讲比赛,因此观赛的人铁定不少,登台时的礼仪和着装就显得尤为重要。

    连渐怀里滚了好几圈,柳景前一天还苦恼要穿什么衣服。担心自己明天没像样的衣服穿,丢人现眼,连渐却顺着他毛,劝慰他说没事的自己已经帮他准备好,当问及连渐准备什么的时候,连渐又什么都不说。

    柳景才知道连渐给他准备的衣服。等到第二天。

    一套黑色的修身西装与皮鞋。

    更偏向青年化,这一套相比连渐那种商务西装。穿在身上,将柳景高瘦的身材完美地衬托出来。柳景站在镜子面前,都快认不出自己了明明是同一个人,却比原来多了几分高贵的气质,如果再多打扮几下,就跟富家公子一样。

    帮他系领带,连渐走到柳景面前。温热的呼吸近得可以相闻,柳景呼吸一促,扯了扯领带,红着脸道:自己戴吧。

    别动。连渐细心地低头帮他修长的手指如抚琴般温柔,戴容易歪。悄然划过柳景的脖上,落下浅浅的温度,又带着一丝暧昧拂离。

    酥酥麻麻的红着脸偏过头,柳景的心有如一根羽毛在挠。脑袋几乎要埋到连渐的怀里。

    连渐帮他捋了捋衣服上的褶皱:不错。这套西服与皮鞋是根据你身材量身定做的如果你再胖点,整装完毕。就穿不进了

    柳景讶然:怎么知道我尺寸?

    摸出来的连渐暧昧地看了一眼:天天睡我旁边。

    乱摸!啊啊啊!柳景耳根红透。

    神色复杂地说:也没少乱摸。连渐的手掌按到柳景发上。

    低头不敢喵一声。睡姿其实不是很好,柳景心一虚。可能刚睡下时,这一头,睡醒后他就连人带被卷进连渐怀里了

    走到柳景面前,连渐转身换了一套西服。
  • <<上一篇  虽说自己在赛场上遭受重伤  ┊下一篇  王飞毅然决然的做出一个决定  >>